应对新冠疫情深圳复工期间交通大数据快报(下篇) —— 数字回访:疫情“准常态”下的通勤行为特征

目前,深圳正加速摆脱疫情阴霾,回归生活、工作常态。城市逐渐复苏的过程中,市民通勤习惯如何改变?哪些公共交通乘客选择了新的出行方式?慢行交通吸引力是否有所提升?

针对上述问题,深圳交通中心建立了大数据和调查样本数据相融合的综合监测及诊断体系。利用市国资国企信息填报系统(“防疫通”平台)、深圳交通常调志愿者线上回访等样本数据,长期观测疫情演化过程中不同居民差异化的出行特征与诉求。首次利用“常调志愿者库+在线调查平台”的方式,有针对性地开展志愿者回访,实现精准投放、快速回收、常态评估。

调查结果显示,疫情“准常态”下,部分市民逐渐养成远程办公、弹性办公习惯,平均每周通勤天数有所减少。近30%的受访者在疫情后改变了通勤方式,约20%的原公交乘客转向小汽车出行。新增的小汽车通勤需求主要分布在关键廊道上,原二线关等干线走廊高峰时段拥堵压力加大。慢行出行吸引力有所提升,部分市民选择慢跑、骑行等有益身心的方式替代机动化出行,同时兼顾通勤和健身、休闲需求。

 


一、通勤强度

 

1、远程办公、弹性办公渐成习惯,总体通勤强度有所下降,每周通勤5天及以上的市民比例从约50%下降至20%。


疫情防控期间,部分市民通过电话、网络等相对灵活的方式居家办公。至复工第五周(3月15日),仍有约30%的市民无通勤出行,高于疫情前的12%。弹性工作制受到青睐,每周通勤5天及以上的市民比例显著降低,从疫情前的54%下降至20%。每周通勤3天的市民比例相对较高,约为16.3%。弹性工作制下居民上下班时间日益灵活,通勤出行或呈现新特征。

 

 

图1 疫情前后市民每周出门上班天数

 

 

2、倾向于远程办公的市民,主要工作在福田CBD、罗湖金三角等高密度就业片区,从事科研、金融、计算机等行业。

 

选择在家办公的市民,接近85%的工作地分布在原特区内,集中在福田CBD、罗湖金三角、华强北等就业密度较高的片区,主要从事科学研究和技术服务业(26.9%)、金融业(16.8%)、信息技术服务业(13.8%)等工作模式相对灵活的行业。

 

 

图2 选择在家办公的市民工作地分布

 

 
图3 选择在家办公的市民主要从事行业分布

 

 

出于安全考虑,选择在家办公的市民,原通勤方式主要为常规公交、地铁等公共交通,占居家办公人员的约64.5%。公交高峰时段的大客流集聚、车厢空间密闭、以及各类必要的防控措施,对市民出行选择产生了一定影响。

 

此外,由于各类学校开学时间尚未完全确定,部分父母选择居家办公,同时兼顾防疫、陪伴、教育等不同需求,并借此契机尝试更好地平衡工作和家庭生活。

 


二、方式选择

 

1、居民通勤方式新习惯初步形成:公共交通比例有所下降,小汽车、慢行交通等风险更低,更私密、更独立的方式成为偏好选择。

 

疫情防控“准常态”下,和疫情发生前相比,约30%的受访者通勤方式发生了改变,主要变化是从公共交通转向小汽车和慢行。

 

 

图4 通勤交通方式转移流向
 

 

原常规公交和地铁用户,约62%的乘客保持了原有的通勤方式,另外约20%向私人小汽车转移,约10%向步行、自行车等慢行交通转移,还有少量出行者(约4%)转向出租车或网约车。而小汽车与步行、自行车受影响相对较小,用户粘性较高,出行者基本保持了疫情前原有的通勤方式。

 

 

图5 原公共交通通勤乘客交通方式转移情况
 

 

受访样本的通勤出行结构显示,公共交通方式比例从疫情前的约37%下降至约30%,私人小汽车从27.5%上升至30.7%,步行、自行车等慢行方式从25.4%上升至接近27%。

 

 

图6 受访样本疫情前后通勤方式结构
 

 

2、家中拥有小汽车的公交乘客,向小汽车出行转移比例较高,是公共交通主要流失的用户。

 

调查结果显示,家庭户均拥车数与公交转移比例之间呈现出显著的正相关关系。距离轨道站点1公里左右的片区,居民拥车数量超过0.8辆/户,同时公共交通乘客转移至小汽车的比例达到最大,转移比例接近25%,显著高于其他片区。

 

 

图7 轨道站点周边的公共交通转向小汽车比例和户均拥车数
 

 

由此可见,家里拥有小汽车的居民,并不完全是公交出行的“忠诚用户”,对外部环境更加敏感,在疫情防控、特殊气候等场景下,倾向于选择如小汽车、网约车等更加便捷、安心的替代方式。

 

3、转向小汽车出行的需求主要分布在连结原特区内外的、跨片区的廊道,快速路等干线道路压力有所增加。

 

向小汽车转移的出行需求,主要分布在龙岗-福田、南山-福田、龙华-福田、福田-罗湖等方向的关键廊道上。至2019年末,深圳市中心城区对外放射性廊道一半以上处于拥堵状态,高峰期平均车速低于20km/h。随着疫情期间转移需求的进一步叠加,干线网络的需求管理或将成为新的挑战。

 

 

图8 向小汽车转移的出行需求空间分布
 

 

4、慢行复苏,部分中短距离机动化出行向慢行转移,市民通过慢跑、骑行等方式同时兼顾通勤和健身、休闲需求。


因具有避免人群接触、灵活低价等优点,疫情防控“准常态”下慢行出行迎来新一轮复苏,部分中短距离机动化通勤向步行、自行车转移。5公里以内的机动化出行,约有8%向慢行转移,其中2-3公里的转移比例最高、接近10%,甚至出现部分10公里以上的机动化出行向慢行转移。

 

 

图9 不同通勤距离下机动化出行向慢行转移的比例
 

 

从短途接驳到 “一站式骑行”,市民正在使用自行车进行更长距离的直达通勤。在可接受范围内,市民更倾向于选择直接抵达目的地,而不是换乘公共交通。以共享单车为例,长距离订单比例显著增加,近期用户平均骑行距离较之前增加60%,平均骑行时长接近20分钟。

 


三、对策建议

 

结合疫情防控“准常态”下市民的行为特征和意愿偏好,从出行管理、公交发展、需求调控、慢行策略等方面提出思考。

 

1、研究推动弹性办公等员工出行需求管理措施从“权宜之计”向“长久之策”转变。

 

经过本轮疫情,部分企业和员工已逐步适应在线办公、弹性办公。员工需求管理措施的进一步推广,有利于社会减少不必要的出行、企业节省经营成本、员工更好地平衡工作和家庭生活。建议加快创新交通需求管理柔性实施路径,鼓励政府机关和企事业单位因地制宜编制员工出行管理导则,研究推行弹性工作制等员工出行需求管理制度。

 

2、创新“公交+”发展模式,重塑公交信心,提供安心可靠的公交出行服务。

 

一是实施“公交+安心”策略,通过灵活调度、增派运力、加强疏导等综合措施,提供更加安全的出行环境,缓解乘客心理压力,固化公交常旅客。

二是研究构建“公交+组合出行”服务体系,改善接驳体验。以“无缝衔接、一体服务、主动响应”为原则,加快推动不同出行方式之间在服务、支付等方面的一体化。

 

3、提前储备关键通道增设HOV通道等出行政策及实施方案,提升关键廊道时空资源利用效能。

 

针对交通资源紧缺的战略性通道,开展设置HOV、HOT车道的可行性研究及试点实施方案,提升通道通行效率。同时优化战略性通道空间资源配置策略,在保障公交优先的前提下,将关键空间资源配置向高承载、高效率的交通方式倾斜。

 

4、倡导绿色出行,鼓励步行和自行车出行,营造健康、舒心的出行环境。

 

结合游憩路径、游憩节点、自然公园等绿色生态空间,健全自行车廊道系统和完善绿道系统,为自行车出行及健身创造条件。片区内部,因地制宜合理压缩生活性道路的机动车道宽度和减少路内停车位,恢复和普及自行车路权,打造独立连续、广覆盖的自行车通道体系。

 

 

四、结语

 

疫情防控期间,以“常调志愿者库+在线调查平台”为核心的调查模式有效克服了传统问卷调查工作周期长、面向群体不精准、画像信息获取不全面等短板,在短时间内快速完成了居民在居家隔离、复工初期、到目前相对稳态期间等不同阶段活动特征的连续提取。尽管样本调查存在一定的选择性偏差、并不能完全代表全市的整体情况,但通过大数据监测实现与抽样数据的宏微观嵌套分析,更加细致地洞察疫情期间居民行为选择规律,也是交通行为分析方法上的积极尝试和有益探索。

返回列表